张平美的诗(六首)
2021-10-11 14:06:51

      一条明亮的小溪


  一个陌生的小女孩

  她在一个秋日的傍晚拨打

  了我的电话

  她在电话那端兴奋地喊我姥姥

  小小的声音里充满了肯定

  她小小的声音如一条明亮

  的小溪

  带着热热的思念与爱,流向我


  一个陌生的小女孩

  她与我之间隔着一个省的距离

  隔着亲与非亲的距离

  她在一个秋天的傍晚给我

  打来一个

  错误而温暖的电话

  而我却不忍打断

  在这个错误得到她身旁的亲

  人纠正之前


  我只能不停地喊她宝贝

  我对着电话喊她宝贝的时候

  我觉得我

  跟她之间不存在距离的问题了

  我甚至在内心已默默地接受

  了她的爱

  与呼唤,只是不能说出来

  但我一点也没有觉得这是个

  遗憾


  一想起你呀


  春天里,我喜欢从田野

  挖几棵带根的小草

  回家,栽进一个古老的陶罐


  等那些纤瘦的草茎一点点变

  得茁壮

  等草头中间冒出繁多的花苞

  一想起你呀就盛开一朵

  我不停地想你

  花朵就不停地盛开


  这些小花草从前我也喜欢

  但从前不曾想着带回家

  也不懂得相守,是幸福的一种

  而离别,却是另一种


  把自己变空


  下雨天,我坐在阳台上喝咖啡

  白兰花在近旁欢喜地开着

  石斛兰也在打朵

  兰草不喜欢开花喜欢拼命长

  叶子

  长叶子也是好的

  我喜欢不停长叶子的冬天


  雨不大不小地下着

  滴落在遮阳板上像一首乐曲

  的节拍

  我小心地分辨着其中的轻重

  很久了,我喜欢一个人就这

  样闲坐着

  再没有了别的想法

  我觉得像我这样的人运用思想

  纯属浪费

  就跟我的爱一样


  所以我已极少运用这个字

  也极少想起那些曾经被我用这个字运用过

  或在我身上运用的人

  我觉得一个人要想变快乐

  要学会让自己变空

  多数人也都明白这个道理但多数人

  总是做不到


  现象


  人们又在舞动双臂,欢呼

  而我什么也做不出来,也说 不出口

  但我确定我的内心

  是欢喜的

  但我给我的欢喜披上了一件

  宁静的外衣


  是,我只想静静呆着

  独自一人,或在人群中静静 地看着

  人们欢乐就已经很好

  那么好的人们

  那么得之不易的欢乐

  我觉得我不出声

  世界足够美好


  秋天的爱情


  秋天的爱情

  头发掉得有些多

  面色也有些泛黄她整个看上去

  比去年又矮小

  和憔悴了些


  秋天的爱情

  她有一双薄薄的软底鞋

  她穿着它

  在露水滴答的清晨钻进我

  温暖的被窝

  但不再急于享用

  她自己本身


  秋天的爱情

  越来越安静越来越安静

  越来越像

  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她一语不发

  但却使人安宁


  沉默的渠水


  后来,所有的灌溉渠都被

  盖上了沉沉的盖子

  后来,所有的渠水就只能在 昏暗的地面下

  寂寂地 流向稻田或池塘


  一条渠水

  再不能接受一个小女孩

  爱的恳请——

  请停一停,听她唱完这支好 听的歌

  请等她从田野里劳作归来的祖母洗一洗脑门上的

  汗渍跟泥污

  洗一洗疲倦的腿足


  一条渠水本就应该

  响亮地流淌,而不是被深深地隐藏 让一个快乐的小女孩

  不见了快乐,让一个疲惫的祖母走老远的路

  去寻找水


  张平美,现居南通。江西省作协会员,偶有作品发表。



该内容选登在10月11日扬子晚报诗风B4版

编辑:龚学明、束向红(特邀)、杨婷


| 微矩阵

地址: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