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聊斋 |实现共同富裕,落叶归根养老可期
2021-10-13 16:36:33

大家好,我是新闻评论员尹武。10月14日是重阳节,近几天有关敬老、爱老、养老的各类新闻话题不断,本期“紫牛聊斋,我们就来聊一聊这方面的话题。

在进入老龄化社会之后,人们在思考如何更好的解决养老问题,积极探索一些新的路径,比如说,用“告老还乡”的方式去养老,行不行?

2019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阜外医院主任医师敖虎山先生,在参加全国两会时提出,应该建立一个告老还乡制度,鼓励处级以上政府官员和有一技之长的专业人员,在退休之后返回自己的老家,为家乡贡献余热。当时这个建议提出之后,引来了代表、委员的热议,也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其实,“告老还乡”对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无论我们在历史典籍里,还是文学作品中,以及戏剧舞台上,都能看到一些“告老还乡”的故事。在传统社会里,一个人无论是干了多大的事业,做了多大的官,哪怕你是做到了一品宰相,致仕之后,基本上都会选择“告老还乡”去养老。

但是,到了现代,在我们这块土地上,“告老还乡”这项传统的养老制度,或者说养老的路径,基本上荡然无存了。但是在海外,“告老还乡”仍然在一些地方比较盛行。比如说我们的近邻日本,从首相、大臣,到企业的高管、社会精英人士,很多人退休之后选择“告老还乡”养老。

大家都记得,在上世纪90年代,做过日本首相发表过承认日本侵华历史的“村山谈话”的村山富市先生。2000年,也就是在他76岁时,决定离开东京“告老还乡”,回到了他的老家——日本大分县大分市。

日本的大分县距东京很远,从东京坐飞机到大分县将近两个小时,是个很偏僻的地方。但是,日本经过战后70多年的建设,乡村的基础建设和公共福利设施与大都市基本一样。日本的全民医保制度,无论是首相,还是农村的一个大妈,所享受的医疗福利保障是完全一样的,报销标准也是一样的。而且,村山富市先生在上世纪50年代,就在老家买了一处平房,60多平米,带一个小院子。所以村山富市“告老回乡”养老不存在居住和医疗的障碍。

树高千丈,落叶归根。告老还乡的养老方式既有利于社会,也符合人之常情。但是,今天人们如果再想“告老还乡”的话,却会发现有很多的因素在扯着后腿。城乡的二元社会结构现象就像一堵墙,堵住了人们“告老回乡”的路。

首先是户口的限制,很多人从小离开了乡村老家,之后成为了城里人。当他老了,退休以后想告老还乡,却发现老家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作为城里人,按着现行的政策,也不能够去买农村的宅基地。

其次,尽管经过了这些年“脱贫战略”、“美丽乡村”建设等等,乡村老家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和大都市比起来,各方面的差距仍然很大。特别是体现在公共医疗资源上,乡村的条件是没办法和大都市相比的。特别是在我们这个社会,有些公共福利资源,它的布局是呈现出了逐层递减的状态。也就是说越靠近经济政治中心的大都市,它的公共福利资源,包括医疗资源、教育资源就会越完备,而越是偏远的地方,公共福利资源相对就比较弱。

此外,在医保等公共福利系统配套上,还存在着条块的分割,存在着很多“断头路”,给“告老还乡”养老也造成了诸多的不便。整个社会福利体系仍然处于“多轨”状态。离开了都市,离开了曾经供职的单位驻在地,往往就很难再享受到一些福利待遇。

“告老还乡”可以让人们把都市的文明带到乡村,促进乡村的建设,它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但是,这需要整个社会有系统性的政策配套环境,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

我们相信,在共同富裕的奋斗目标下,经过人们的不懈努力,改变现有的一些不合理的城乡二元社会结构现象,让城乡差别越来越小,让公共福利做到均衡化、公平化。那么,“告老还乡”落叶归根去养老,就会成为人们的选择。

校对 李海慧

| 微矩阵

地址: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