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两代情系南工大,时隔二十八年,三位“老同学”都将自己的女儿送到母校上大学
2021-10-13 19:17:07

程贝婷、夏文馨、高苏茗都是南京工业大学2021级新生;她们各自的父亲——程曜锋、夏民、高旭波则是南京化工大学(南京工业大学前身之一)化工93级2班的同班同学。父女两代情系南工大,二十八年后,三位父亲都选择将女儿送到母校上大学,其中程贝婷就读工商管理类专业,夏文馨就读生物工程类专业,高苏茗女承父业继续攻读化学工程与工艺类专业。

程贝婷

二十八年的时光变迁,不变的是母校“热心的接待”

“1993年,我们被南京化工学院化工系化学工程专业录取。1997年,毕业时学校改名为南京化工大学。” 夏民说。

“当时我上大学是从西安坐绿皮火车,历经一天一夜到了南京站,报到时整个人晕晕乎乎的。但是看见学长在出站口接待我们,帮助搬运行李,介绍入学程序等时,非常感动。”谈起当年报到的场景程曜峰记忆犹新,“我们学校在新模范马路5号,校园环境非常好,生活学习很方便。”

由于疫情防控的原因,新生报到家长不能进校,乘坐私家车报到的高苏茗行李很多,报到前还挺担心到校后自己搬不了该怎么办。“没想到一下车,学长学姐们就迎了上来热情地把我大包小包的行李直接搬运到宿舍,感觉我都没机会出大力,真是太暖心了!江浦校区亚青村宿舍的条件很好,干净、整洁,我们入住非常舒适,感谢学校贴心、周到的安排!”高苏茗开心地说。

高苏茗

你将最好的推荐给了我,我也会爱你所爱

三个女孩不约而同都选择了南工大,既是一种缘分,也是受父亲的影响。

“平时爸爸总给我讲他大学的历史,大学校名的几次变更,大学时期的人和事,更骄傲地给我介绍他所学的化工专业……”高苏茗说,就这样“南工大”被一步一步“强行”植入了她的脑海,并慢慢地成了她的憧憬和向往。 “后来听说爸爸的同学程叔叔的女儿程贝婷也选择了南工大,看来,他们都对南工大恋恋不忘呀。”

“我们大学学的是化学工程专业,当时学的化工原理课程给我们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我们毕业之后也都从事与专业相关的工作,用到很多专业知识。” 程曜峰说,前两年他带女儿来南京玩,特意回了趟母校,对着各个地点给女儿讲自己的大学生活和以前学校的样子。这次旅行对女儿影响较大,那时候女儿就产生了来南京读大学的想法。志愿填报母校也是他的建议,但专业是女儿选的。“我跟她说南工大实力雄厚,各专业历史悠久,几乎都设有硕士、博士点,就业前景也很乐观,而且江浦校区很大,环境非常漂亮。”

“填报南工大是因为我本身就很喜欢南京这座城市。” 程贝婷说,“南工大是父亲的母校,他很爱她,我也就有了一种特殊情感,所以爱他所爱,选择了和父亲成为一名校友。”

“我们来场PK,我一定要努力超越你”

时隔28年,送孩子报到再回母校,青春时光历历在目,三位父亲都感慨万千。 “28年前到新模范马路校区报到,因为是南京本地人,带的行李不多,不过爬上2号楼六楼也费了不少力,这一爬就是四年。那时还没有玄武湖隧道,新模范马路不宽,和周边的南邮、铁医(现东大医学院)、药科大学、建工学院(南工大前身之一)相比,学校拥有最高的学生公寓(13层高的综合楼)是最自豪的印象。”夏民说,“大学里的课程很多,优秀的任课老师也很多,印象中高等数学刘彬老师的板书工整漂亮,写字也很有力,我们每次下课擦黑板都要很用力;大学英语黄老师,发音清晰标准,比英语卡带还耐听;机械制图巩建鸣老师粉笔绘图立体感极强,足球踢得也很棒,还和学生打成一片;化工原料冯辉老师讲课抑扬顿挫,时不时还来一个冷幽默,激发我们的学习兴趣……”

夏民(左一)和女儿夏文馨

“我了解到,学校有很多学术大咖,像唐明述院士、欧阳平凯院士、徐南平院士等,我爸爸当时都听过他们的课,还在徐院士的指导下做过毕业论文。”夏文馨说,“我非常珍惜这次能和爸爸成为校友的机会,暑假里爸爸和我还一起温习了化学课程,一起做好了大学四年的学习规划,我要力争度过一个积极进取、勇于突破、不断提升、自我完善、快乐充实的大学生涯。”

“爸爸一直用自己在大学时期努力的事例激励我学习。” 谈及大学的期望,高苏茗说,“我选的是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与爸爸的专业类似,我想跟他来场PK,通过大学四年的努力超越他,成为比他还牛的人。”程贝婷说,希望在进入大学后能够更有能力和底气去探索下一阶段人生,丰富自己,尽可能地在不耽误学业的情况下把自己的爱好发展为特长,在大学四年成就更好的自己。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杨甜子

校对 苏云

| 微矩阵

地址: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